储能

林卓廷纠缠UGL事件志在转移“兵变”义务

民主党“明日之星”林卓廷近日接连受到政治重创,先是捣蛋破法会案被检控,议席前程未卜;接着在他主理下的民主党新界东支部暴发兵变,被“前?系”反将一军,令民主党元气大伤;接着所谓UGL事件,廉政公署咨询律政司看法后,日前发布不足够证据就UGL事件控诉任何人,等于林卓廷花了这?多时光,搞了那?多众筹,用了这?多经费出国考察公费旅?,终极被检举不外是一场无证据的诬陷,以捞取政治油水,所谓“天下为公”实际师心自用。这样一个人格拙劣、刚愎自用、行事乖张、毫无民主胸怀的政客,认为能够纠缠UGL事件志在转移兵变义务,不过徒劳无功。

民主党日前爆发创党以来最大的退党潮,来自该党新界东支部的五个现任区议员以及多名社区主任等59人群体退党,导致民主党在新界东仅余五个区议员。世人锋芒直指该党新界东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并发申明谴责他在党务问题及“双牌头”事件上双重标?、立场跋扈、党同伐异、以权谋私,狠批林卓廷“人格卑鄙”、“毫无政治道德”。

民主党爆发内裂不是新颖事,但这次最大的不同是,从前民主党的分裂及退党潮主要是因为路线之争,较远的陶君行等少壮派退党是因为在最低工资等问题上与主流派不合而退党,再到近年郑家富、范国威等新界东“改造派”退党,是因为不满民主党在政改计划上的支撑态度。固然,这些决裂当中也波及权?因素,但路线不合仍然是重要的。

借“双牌头”打击党内政敌

但这次新界东“前?系”的出奔,针对的素来都是林卓廷一人。这次兵变的原因实在很简略,民主党过去一直有大量党员有不同牌头,除了民主党党员身份之外,也会有不同地域组织、关注组甚至“支联会”等职务,始终息事宁人。但自从林卓廷接班刘慧卿成为新界东立法会议员之后,开端利用“双牌头”事件做文章,打击党内的“前?系”成员。这些人当年追随刘慧卿投奔民主党,不少人都身兼不同的地区职位,这也是常事,但林卓廷却忽然指有“双牌头”的党员必需放弃其他职务,否则不能参选甚至要退党,引发新界东党员的反弹。

林卓廷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是借“双牌头”事件打击“前?系”,要他们让出地盘,让林卓廷的心腹进驻,而林更在其余支部一直抽调亲信空降新界东以接受地盘。他的目标很明白、手腕很卑劣,就是要赶绝非本人马房成员,让自己大权在握,全盘把持新东。“前?系”做作晓得就算废弃“双牌头”,也不可能叫林卓廷放弃嘴边肉,他们要保住手上议席及地盘,唯有重整旗鼓一途,所以最终全部“前?系”以及局部同样有“双牌头”的党员决议退党,而这个范围及人数显然出乎林卓廷预料,他估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党内本来已引起公愤,退党潮在新界东蔓延至其他区,民主党在新东的实力大挫,林卓廷岂但未能团结党员,反而引发重大内裂跟兵变,这样的行动在任何一个政党都是重大差错,都要承当责任,林卓廷天然不能例外。

虽然他得到主流派支持,但随着退党潮不断引爆,跟着林卓廷引发的众怒愈来愈大,主流派恐怕亦不可能再袒护他,林卓廷的议席完全是因为民主党的支持而获得的,与个人才能、实力无关,假如林卓廷失去党内支持,他的议席也将失去,届时恐怕要重返廉署做其“廉署威望”也不轻易。

炒作UGL以掩饰无能无耻

於是,他为了推辞党内外压力,唯有持续“炒冷饭”逝世咬UGL事件,藉此转移兵变责任。所以,当廉署宣告没有足够证据就UGL事件控告任何人,等如掴了他一记洪亮的巴掌之后,他仍在纠缠,居然请求律政司司长上立法会交代办据,更声言会就律政司的决定提出司法覆核申请云云。林卓廷以为自己是谁?岂非一个立法会议员就可以公开向律政司施压,由于律政司的决定分歧己意,就公然动员政治狙击,应用立法会向律政司施压,这不然而输打赢要,更是公然损害司法独立,再次裸露林卓廷的拙劣人格。

UGL事件已经炒作了良多年,花了社会大批的时间和精神,最终基本没有任何检控证据,表明反对派纠缠事件完整是诬告。林卓廷等人还搞了一场什?“天下为公”众筹,成果什?也找不到,所谓调查反而成为林卓廷、尹兆坚的公费旅?。林卓廷理当出来向大众、梁振英致歉,并且向社会交代他们如何“应用”市民的众筹,将事件告一段落。

林卓廷在毫无情理之下继续纠缠事件,起因只有一个,就是通过继承炒作政治争拗,以掩盖他的无能、无耻,粉饰他在新界东“人格卑劣”、“毫无政治道德”的行为,通过?造敌人转移视线,让自己可以保住手上议席,这才是林卓廷纠缠UGL事件的真正原因。这样的人单以“人格卑劣”、“毫无政治道德”都不足以形容其卑鄙及不堪,民主党重用这样的人正恰是其腐化的体现。

起源:香港至公报    作者:方靖之